新闻中心

全国青运会首次对所有适龄学生开放,江苏如何应对?
发布时间:2019-07-29 18:21:35来源:飞火电竞-飞火电竞app-飞火电竞官网点击:64

  交汇点讯 全运会、城运会等全国最高水平的综合性运动会,自第一届举办以来,都是由体育系统注册过的运动员参加,从未对社会开放。而将于8月在山西举行的2019年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作出了重大调整,不仅首次将夏冬季奥运会项目在同一届综合性运动会上举办,增设了中国传统的体育项目龙舟、中国式摔跤等,还摒弃了过去只有在体校训练的人才有资格参赛的做法,增设了社会俱乐部组别,让每一位符合各年龄段的19岁以下青少年,都能参加51个大项629个小项的比赛。

  作为一项改革措施,二青会为广大青少年体育爱好者登上国内最高竞技场提供了机会,因此第二届青运会参赛规程公布后,得到了江苏各社会体育俱乐部的热烈响应。省体育局非常重视,专门出台了“组织参加社会俱乐部组比赛”管理办法,安排了800万元的专项经费,并于2018年8月针对社会俱乐部进行了一次摸底调查,结果显示有意向参赛的社会俱乐部非常多。鉴于俱乐部数量较多,体育总局规定参赛人数较多的项目将要进行预赛选拔。截至目前,江苏盐城奥星、南京雄烽营等50余家社会俱乐部代表队报名参加篮球、排球、攀岩、体育舞蹈、空手道、水球、乒乓球、摔跤和自行车等23个奥运和非奥项目的预赛。在3月底结束的预赛中,江苏肯帝亚男篮排名U18组第一、昆山青少年奥林匹克体育俱乐部男女队获得U15水球第四名,均闯入决赛圈,其他项目的预赛正在陆续展开。

  负责社会俱乐部组参赛工作的省体育局青少年体育处处长刘斌告诉记者,尽管青运会江苏社会俱乐部组的赛事规模不如体校组,但作为首次参赛,江苏参赛规模占社会俱乐部组设项数的43.1%,领跑全国各省、市、自治区。能够取得如此效果,是因为开展竞技体育运动需要一定的经济基础,而江苏是经济强省同时也是竞技体育大省,像江苏这样为社会俱乐部拨出数百万专项经费的省市并不多。据他们了解到的其他省市自治区的情况,超过江苏参赛规模的省市也不多。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社会体育俱乐部是近几年体育改革向纵深发展的产物。有识之士越来越看好体育产业的前景,纷纷注册体育俱乐部,经营体育产业。据南京善跑体育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开发的中国青少年体育营地网是国家体育总局青少司指定官方互联网服务平台,在这里备案参加活动的江苏社会体育俱乐部有280多家,经营状况较好的有50余家。知情人士估计,全省在省、市、县工商部门注册的体育俱乐部至少近千家。

  应该说,江苏社会体育俱乐部具备了一定的规模,而参加二青会的人数的确还“不尽人意,”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首先,除了少部分俱乐部具有一定水平外,大部分仍处在摸索阶段,师资力量不足,训练水平较低,无法教出高水平的学生。而且参赛需要交通、住宿、伙食和服装等不菲的额外经费,俱乐部刚刚开始起步的话的确拿不出这笔额外的费用;其次,从家长心理来讲,送孩子到俱乐部学习体育技能,除了个别人“望子成龙”外,大部分抱着锻炼身体的目的,并不期待孩子能够在竞技体育上一鸣惊人,即使有家长想让孩子挑战一下二青会赛场,但各项预赛进行时正是文化课学习紧张之际,也会让他们止步;再次,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国家体育总局明令禁止出现兴奋剂事件并将在比赛期间进行抽查,社会俱乐部组一视同仁。但就目前的各俱乐部现状来看,其主要精力都在经营上,根本无暇顾及在俱乐部锻炼的学生每天吃喝及食品更高层次的安全问题,学生完全有可能误服带有违禁药物的食品和饮料,再加上孩子感冒发烧由家长自行带去医院看病,所以误服违禁药物是大概率事件。很多社会俱乐部因此对二青会望而却步。

  其实,与2017年天津全运会向社会和海外华人开放一样,作为国内最高级别的青运会,设立社会俱乐部组的意义不在于有多少名学生参加和成绩如何,而在于向外界传递一个体育领域继续改革开放的信号,正如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所说的那样,“开放”就是要把体育内部的一些工作交由社会来完成,要走出自己的体育圈子,走向社会,破除藩篱,最大限度地激发社会的动力和活力,把体育这篇大文章交由社会来书写。

  我们相信,通过不断的努力和改革,青运赛场上的主体一定会由现在的体制内的体校学生变为更为广阔的社会学生,真正达到社会办体育的目的。从这个角度讲,设立社会俱乐部组,是体育改革向前跨了一大步。

  交汇点记者 叶勇